关山度

嗯。。。一条咸鱼,葛优瘫专业学生狗

快期末了
没关系!等过了下下周,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最后,感谢曲老师,您的题,棒

小行家改名啦!

我是瞎说的小行家从今天起要正式换成“关山度”惹!(怎么样惊不惊喜中不中二?)
过些日子可能还要改头像
敬请期待

上周二有幸让姬友请我看了加勒比海盗5,感受如上

延更声明

在这里先给大家跪一下〒_〒
我这周没更,对,这周没更
下周也不会更
下下周也不会更
下下下周也不会更
下下下下周也不会更
因为
lo主期末,这一次我他妈一定要取回我的年纪第一的尊严!

我们暑假再见
(磕头


对不起对不起啊读者老爷们😭

学妹:你醒啦?


猝不及防掉进一美水仙的百合坑(马丁&布莱恩)
如果学妹及时发现受伤的马丁然后把他背到医院去了(ฅ>ω<*ฅ)



画的真的是一个脸仿佛😂

[EC] Who Am I [现代无能力AU,失忆梗]

前言

这是一个差不多可以说是。。。失忆文吧

剧情我也说不出是不是狗血。这是一个现代无能力AU,人物可能会ooc(老万会比较温柔,查会有些混乱病娇)

开这个坑的原因一个是对于EC的热爱,还有一个是因为lo主最近想思考思考人生责任感和(意淫)伟大的爱情。

可能故事能表达的想法不及十分之一。这是我的一种不知成不成熟的感慨罢了,如果有人会读,我将万般感谢。

让我们开始第一章吧。

 

(一)

     “砰”的一声,Charles伴随着肋骨处滔天的疼痛飞离了地面,重重的摔在坚硬的柏油路上。大脑在颤抖,胸腔在颤抖,全身的肌肉在颤抖,血管在颤抖,颤抖着涌出冲动的鲜血,和雨水一同汇成污浊。挡风玻璃的碎片还散落在四周。Charles的大脑混沌一片。

        人们的哭喊声啊,尖叫声啊,汽车刺耳的鸣笛声、刹车声啊,都融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变得含糊不清,像是从一个世纪以前传来的声音。当然,Charles肯定感觉到身边掠过的汽车疾驰而过的声音。人群的怒吼更尖锐,更鼎沸了。

        一幅浸满了水的油彩画挡在Charles的眼前:灯光和雨滴交融在一起,多么美的景色。

        一片混沌中一个人影正飞速地冲向他。啊,他来了。Charles的头剧烈的疼,眼皮也被雨水打的沉重。他不愿再去多想了,他多贪恋沉睡啊,就这样安静的睡去,安适的睡去。一双巨手掩住他的耳朵,遮住他的眼睛,将他用力拖下漆黑的湖底,让他躺在柏油路上枕着人行线睡去。

        睡吧。

 

       飞驰而来的救护车、慌忙的人群、雨水横着淌过窗玻璃,狭长的走廊、刺眼的灯光、洁净的手术台,这一趟旅行一点也不舒服,但特别的是,这有可能是Charles人生路上的最后一段路程了。路人们惊喘着感叹生命的易逝。这么严重的伤,怕是难活过来了。有人拿出手机拍照,照着地上乌黑的血迹和狼藉的汽车碎片。能目睹这样的事件的人们实在是太幸运了,明天闲聊时的话语权将都是他们的。那些刚刚帮过忙,手上还沾着污秽的人向着路口极目眺去。

       雨还下着,该赶路的人还要继续赶路,巴望两眼也就都散了。一群人走了,还有一群新来的人围上来。有人在叹息,有人在恐惧,但肯定会有人在心中暗自遗憾:

       居然晚来了一步,就看不到了。

       而对于那些目睹了整件事的人来说,有些人会兴致勃勃的和别人聊起,有些人会把它当做警告,有些人会讲给孩子听,到了最后的最后,他们都会淡忘,但有些人不是。

       对他们来说,这是刻骨铭心的。

 

       Erik呆呆地望着自己的鞋尖。他不知道自己已经保持这个动作保持了多久,但是,它并不想换任何姿势。消毒水的气味实在是太压迫了,它能钻进人们的肺腑,再不断地向外冲刺,最后,让那个可怜的人感受到一种闷声闷气的、颤动的疼痛。

       这种疼痛,只能乘着眼泪和呐喊发泄。

       一滴水落在鞋尖上。这是从哪里来的呢?

       沉睡的宁静和死亡的不安,在医院楼道里碰撞。

       手术室的门缝里隐约渗出刀光剑影。

       Erik从未信仰过任何宗教,但这一刻,他愿意奉上自己的虔诚,把自己的额头点在主的脚前。

       我还有什么办法呢?只要能救Charles。只要能阻挡住Charles迈向天堂的脚步。

       又一滴水掉在鞋尖。

 

       Erik的脑中不断闪着那段可怕的片段:Charles灿烂的笑脸,Charles晶莹的蓝眸,稀落的人群中、蒙蒙的细雨中冲出的那个小小的Charles,和——

       春花凋谢的湖面上,一只被猎枪射中的天鹅,凄惨的沉入湖底。

       不,如果死亡真的是这样美好的话......

       鲜血的颜色是狰狞的,狰狞的保险杠碎片混着狰狞的碎玻璃浸在狰狞的血水中,狰狞的尖叫在人群中爆发,狰狞的汽车的笛鸣,狰狞的带着死亡气息的利爪笼罩着路口,它贪婪地等待着。

       死亡是狰狞的,本来就如此。

       在Charles受伤的那个瞬间,Erik的胸膛就感到像是插入了一把锋利的剑,带着雨水的冰冷。他恍惚觉得鲜血从他破裂的心脏中肆无忌惮地奔涌出来,夹着火热的温度涌向躯干和大脑。刺骨的寒冷攀着血管游走,让神经霎时间全部麻木。疼痛紧紧地握住他的胸腔。“Charles——”疼痛乘着呐喊逃出来,又有新的疼痛涌上。

       Erik不顾一切的向前跑。他什么也顾不上,理智已经被冰封,完全是由他的冲动驱动着他的双腿。他看到那张惨白的脸,染着血污和泥水的惨白的脸。Erik 冲动地想要抱住他,但随后冲上来的几个人把他生生地扯回来:“别管他!你想让他的肋骨刺进内脏吗!”又有一人冲上前去打开了伞,为地上毫无知觉的伤者挡去了雨水的侵袭。

    “嘿!Bro!你又在听我说话吗!”Erik仍然机械地向前冲着:“他会冷的。”

    “他会冷的。”

 

       时间在慢慢过去,死神依然嚣张地挥舞着镰刀。死神的力量太强大了,无数人站出来与他对抗,却总还是被他抢了先机。这是一场生死拉锯战,这是一场巨大的博弈,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拔河,双方都下了天大的赌注。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战斗。

       时间还在慢慢地过去。

 

       Charles,你疼吗?

       Charles,你累吗?

       Charles,你冷吗?

 

       Charles,别怕,我在。

       TBC.

       碎碎念:可能有些话多,言语很琐碎,不及太太们的十分之一。我会继续努力的。

       此文大概是一周一更,因为lo主是学生党,所以有可能会出现延更之类的情况,请大家保有耐心和宽容。

       lo主会继续进步的!

一个关于双简的严肃的历史问题。。。

闲来无事算了算鲨美拉郎里双简的细节,结果发现。。。

这之间有较大的年龄误差(较大的)

在译林出版社出版的《简爱》,在译序中出现了一句话:”《简·爱》自一八四七年问世,至今已有一百五十多年了。“故事中罗切斯特先生的设定为三十多岁的中年绅士,由此得出罗切斯特先生这时生活在19世纪40年代。

同样是译林出版社出版的《傲慢与偏见》,在译者序中说到:”简·奥斯丁生于1775年,卒于1817年。“然后联想一下《成为简奥斯丁》中那对年轻人的爱情,得出汤姆应该是生活在18世纪90年代。

等等这是什么套路?!

我们把汤姆的年龄再加上十岁得三十多岁的汤姆生活在19世纪初(零几年吧。。。),这就会使我们发现,汤姆可能要比罗切斯特大一丢丢。

根本不是一丢丢好嘛!

最终算得两个人之间相差四十岁,罗切斯特先生在简爱中出现的时候汤姆已经是伦敦城里退休的七八十岁老头子啦!

历史总是那么的神奇。。。



以上内容纯属脑洞,千万不要较真,千万不要打我XD,该爱双简的继续爱(因为lo主也好爱这对啊),继续蹲坑一万年!

 @詹一美的光头 这里这里!

詹老师生日快乐!

(在死线最后一小时的渣画

画的是赎罪,今年是2017年,赎罪上映十周年啦!

翩翩君子小罗比!

世界第一貌美如花的詹老师38岁生日快乐!

 @粉笔Chalk 其实这个东西我在上周就写完了,因为某些原因这周才能发过来。。。

我们周五就期中考啦!

一起加油!

去他的期中考试

世界第一美的麦卡沃伊先生的38岁生日和我的期中考试在同一天。。。
我!还!能!说!啥!
画外音:喂这不是你今天又上b站舔了那么多查查和小学妹的原因!
(舔舔学霸求不挂科还不行嘛。。。
好吧,由于小行家的学校阴(te)差(bie)阳(hun)错(dan)的把期中考试的时间定在21日,所以,生日贺图有可能会迟到的呜呜呜!(但绝对不会流产的相信我!)
那么,小伙伴们,我们周五再见吧!(挥泪